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政策

新闻资讯

行业政策

乙烯:机遇大好仍需谨慎布局

行业政策 | [2014-10-8 16:00:00] |作者:来源:国家石油和化工网
  根据国务院印发的《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4年本)》,新建乙烯项目由省级政府按照国务院批准的石化产业规划布局方案核准。而在今年6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原则通过的《石化产业规划布局方案》提出,重点建设七大石化产业基地,包括大连长兴岛、河北曹妃甸、江苏连云港、上海漕泾、浙江宁波、广东惠州和福建古雷。由于乙烯及其上下游配套项目投入大,产值高,对就业和税收等带动作用强,特别是目前在各地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下,核准权下放后,七大石化产业基地将迎来乙烯产业发展的大好时机。
  我国乙烯工业经过近十年的迅猛发展,目前产能排名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据统计,截至2013年,我国乙烯产能约1800万吨。随着四川炼化一体化项目80万吨/年乙烯开车及多个煤基烯烃项目的投产,2014年底乙烯产能将突破2000万吨。虽然产能增长迅速,但仍不能满足需求,下游需求前三位的聚乙烯、乙二醇和苯乙烯等仍需大量进口,乙烯当量自给率仅有50%左右。也就是说每年有2000万吨的缺口需要填补,这对于投资者有相当大的吸引力。
  “目前,制约和影响中国乙烯产业发展的主要是成本问题。”面对中国化工报记者的采访,乙烯专家、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高春雨表示,“核准权下放了,最终决定企业投资决策的还是市场因素。比如在国际原油价格80~100美元/桶的时代,石脑油路线的乙烯装置长期亏损、无钱可赚,那么谁还会来投资?”
  据了解,全球乙烯生产所用原料约50%来自于石脑油,我国乙烯生产原料更是主要以石脑油为主,约占65%。目前我国70%左右的原油用于成品油生产,30%生产石脑油。在100美元/桶及以上的高油价时代,石脑油路线由于原料成本高,难敌美国页岩气的廉价乙烷原料冲击,“油头”乙烯装置竞争力受到严峻挑战。
  在高油价背景下,我国开发了多种原料制烯烃的技术,特别是MTO(甲醇制烯烃)项目得到了空前的发展。高春雨介绍,按照目前煤化工的规划,到2020年,全国煤制烯烃产能将达到2600万吨左右。
  但是,国际油价在90美元/桶之上徘徊多年之后,今年6月开始掉头向下,目前已经跌破70美元/桶。同时,在页岩气等新兴能源崛起等因素的作用下,原油已变得不那么紧俏了。业内人士认为,漫漫熊途的将是油价未来的大趋势,较长时间内,国际油价将在50~80美元/桶。“油头”乙烯装置竞争力明显得到提升,反而MTO等煤化工路线将受到不小的挑战。“如果油价继续下跌,或维持目前的价位,那么石脑油工艺路线仍然是乙烯产业的主流。”高春雨说。
  据高春雨介绍,在国际政治经济新形势下,原油价格持续动荡将是新常态,包括中石油、中石化在内,一些大乙烯项目仍处于停工或观望状态。
  石油和化工规划院副总工程师刘延伟也表示,在国际原油价格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国内煤制烯烃、甲醇制烯烃发展很快,确实对石脑油路线的乙烯产业冲击很大。但是,煤制烯烃也面临着越来越严格的污染物排放、水资源限制等因素的制约。在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下跌的情况下,不论是从技术成熟度、设计施工、装置规模,还是污染物控制、排放等方面看,石脑油路线仍然是乙烯产业发展的主流。
  同时,国内本应九连跌的成品油价格调整嘎然而止,不是国内成品油价格不跟国际接轨,而是国家提高了成品油消费税,这释放出明显的信号,就是国家要提倡绿色出行,减少尾气排放对环境造成的污染。对于炼厂来说,就会减少成品油的生产而增加石脑油的供应,这也从另一侧面鼓励炼化一体化项目向乙烯及其下游化工方向发展。
  业内专家表示,虽然有了国家产业政策的支持、七大石化产业基地规划、原料价格的大幅下跌和进口替代的需求,“油头”乙烯产业发展仍不能盲目乐观,还要合理布局。
  一是要考虑原油进口是否方便;二是终端产品是否有市场;三是乙烯及下游配套装置规模大小,需有效处理好石化产业的结构性矛盾。就拿乙烯第二大用途的乙二醇来说,目前国内自给率不超过30%,每年超过800万吨乙二醇需要进口。虽说煤基乙二醇已投产、在建和拟建的产能超过1000万吨,但是由于装置无法长稳运行,产品质量达不到大规模聚酯生产的要求,下游聚酯企业很少用煤基乙二醇作为生产原料,同时油价大幅下跌后煤基乙二醇生产成本优势也荡然无存。因此在新建乙烯下游装置中可以多考虑配套乙二醇装置。
  未来我国乙烯产业将继续向规模化、集约化和炼化一体化发展。目前我国石脑油裂解装置分布在16个省市,其中长三角、环渤海和珠三角三大乙烯产业聚集区约占产能的70%,国家提出建设的七大石化基地也都位于这三大聚集区。这些地区乙烯产业应基地化和园区化,才能保障不同企业生产装置相邻互联,上下游产品互供,管道相连输送,生产规模匹配,污染物统一处理,公用工程和辅助设施集中建设、统一提供服务,增强企业抗风险能力,降低运营成本。
  “在能耗上,大乙烯裂解炉能耗均值在540千克标煤/吨乙烯,而小乙烯能耗的最好值也在590千克标煤/吨乙烯以上。60千克标煤/吨乙烯的能耗差距,让小乙烯根本无法和大乙烯相比。”中石化天津石化分公司烯烃部副总经理吴文清说。
  但他同时认为,下游产品的精细化、差异化发展仍可以给小乙烯一条生路。“我们生产的聚乙烯产品为农业用大棚膜,属于比较低端的大路货。去年下半年以来,我们推进了聚烯烃产品的系列化、差异化。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开发研制了聚丁烯和聚己烯系列10余种新产品牌号。这些产品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具有高附加值。”几年来,天津石化小乙烯的聚乙烯、聚丙烯收率、能耗物耗均在国内同类装置中数一数二。
  在采访中,专家们达成了共识——在国家产业政策支持和原油价格暴跌的背景下,“油头”乙烯产业尤其是七大基地即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但是各地在新建乙烯项目审批过程中要严格环评、科学论证,避免盲目违规乱上。企业更要综合考虑多重市场因素,探索多原料路线,以提升乙烯项目的竞争力。
相关阅读